小学迎来“最后一波”入学高峰,未来教育如何应对人口之变?

今年开学季,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许多家庭迎来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这也导致了多地小学入学人数的增加,达到了近年来的高峰

基础教育的布局受到人口出生率变化和人口流动的影响。为了应对这些变化,教育部门已经采取了行动。在教育部8月底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对学龄人口变化的预测和城乡学校布局的合理性研究,并相应地推动教师资源的优化配置。这些措施旨在确保教育资源的合理分配,以满足不断变化的人口需求。

据多位教育部门工作人员和专家透露,未来9年后的中考和12年后的高考将逐渐受到“二孩潮”的影响。但是,根据人口出生率的变化趋势,明年起小学整体入学人数将开始减少。这为未来的基础教育提供了可能,可以探索小班化和个性化教育的教学模式。

教育“内卷”现象在学生人数减少后是否能得到缓解?一些专家认为,要改变这种现象,更需要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均衡发展,并逐步探索改革教育评价制度。

小学迎来“最后一波”入学高峰,未来教育如何应对人口之变?

学生们在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三河镇三河小学的操场上,迎来了秋季开学的第一天。他们高高抛起足球,庆祝新学期的到来。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学校也在同一天开始了秋季的教学工作。这是一个充满希望和挑战的新学期,学生们将在老师的引导下,不断努力学习,追求自己的梦想。摄影师唐奕记录了这一特殊时刻,留下了珍贵的瞬间。

今年被称为“史上最难入学年”,因为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许多高校取消了面对面的招生活动,改为线上招生,导致竞争更加激烈。同时,许多考生也因为疫情影响而错过了学习机会,使得他们的竞争力下降。因此,今年的高考和大学入学考试将会更加艰难。

生源爆满,建校扩班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已经七年,全国多地的小学入学高峰现象日益凸显。

多地小学学位告急,家长焦虑不已。今年9月份开学前,杭州、广州、北京、青岛等多地就陆续发出过小学学位预警。

在即将开学之际,多个城市公布了今年一年级新生的数量。据报道,山东青岛今年有16.99万名一年级新生入学,比去年增加了7万余人;浙江杭州的一年级新生数量为15.4万名,比去年增加了20%;广州小学入学报名人数近26万,比去年增加了约4.5万人。

随着小学报名的启动,许多家长开始感受到今年的生源数量的增加。有些家长为了让孩子上好学,花费了大量的资金购买学区房,但最终还是被调剂到了离家较远的学校。此外,一些小学划分了多个校区,导致不同年级的学生分散在不同的区域。还有一些小学由于教室不足,只能在幼儿园或中学借用教室,以过渡这一时期。

在社交媒体上,一些家长分享了他们在高峰期入学时的独特体验。一位家长说:“当我去接孩子时,1班的学生已经回家了,而32班的学生还没有出校门。”另一位家长说:“现在我看待孩子的眼神已经改变了,每次看到他都会感到心疼。我真的觉得我的孩子很可怜,因为他将来不仅要面对小学升学考试,还有中考、高考、考研和找工作等一系列的挑战。”还有一位家长后悔说:“我真后悔把孩子生在2017年。”

一位基层教育部门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当学生人数明显增加时,地方教育部门通常会采取三种方式应对。首先,如果学区内的学位不足,他们会规划建造新的学校或者校区,以缓解入学压力。其次,一些学校会利用闲置的教室或者功能教室,将其改造成教室,以应对今年的入学高峰。第三种方式是扩大班额,每个班级的人数都会按照最大限制来招生。

据南都记者了解,尽管教育部规定小学标准班额为45人,但今年多地小学班级人数超过50人,甚至有河南、山东、四川等地的小学班级人数达到60-70人。

小学迎来“最后一波”入学高峰,未来教育如何应对人口之变?

新的创作:

张龙摄影师在9月4日拍摄了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大武幼儿园的小朋友在跳绳的场景。

入学难的另一面

随着城市化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村小学校被迫关闭,导致幼儿园的招生难度加大。

城市小学学位紧张的同时,幼儿园和乡村小学却面临着不同的困境。在今年的招生季,许多幼儿园发现招生变得更加困难了,尤其是民办园更是如此,甚至有些地方的民办园已经被迫关闭。

一位妈妈在今年6月报名了家附近一所热门公立园。以前,这所公立园只能通过摇号进入,但今年她很幸运,在报名后不久就接到了可以入学的电话通知。因此,她拒绝了附近几所民办园的参观邀请。她和周围的家长都发现,今年民办园为了招生更加努力,采取了学费优惠、介绍生源返现、增加特色课程等方法。

多个城市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例如北京、广州、深圳、武汉、南京、苏州等。在短短三年内,幼儿园的情况从“生源充足”变成了“入园难”。

幼儿园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是招生难题。由于中国的出生人口数量在“全面二孩”政策之后持续下降,每年的新生儿数量都比前一年减少100万到200万,这导致了幼儿园招生境遇的变化。幼儿园最先感知到“孩子少了”,这对教育领域来说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乡村小学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除了幼儿园。据媒体报道,江苏镇江市丹徒区的某所“岛上村小”,今年只有3名一年级新生;广东湛江一所村小更是只有1名一年级学生。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7年全国共有16.7万所小学和10.3万个小学教学点。然而,到2022年,全国普通小学的数量将减少到14.91万所,小学教学点也将减少到7.69万个。这意味着,在未来的5年里,全国将减少1.79万所小学和2.61万个小学教学点。

南都记者采访了四川南充某村小教师和安徽怀宁县某中学校长,他们表示,乡村地区的学生数量逐渐减少,导致乡村小学近年来一直在自然撤并。

小学迎来“最后一波”入学高峰,未来教育如何应对人口之变?

在和平区中心小学的开学典礼上,学生们手持自己制作的风车,欢快地旋转着。这一场景被新华社记者赵子硕记录下来。

如何应对人口之变

能否缓解教育“内卷”问题,取决于采取何种措施。一方面,可以通过改革教育制度,减少对学生的过度评价和竞争压力,提高教育公平性和质量。另一方面,家庭和社会也应该共同承担起教育责任,减轻学生和教师的压力,营造轻松和谐的学习氛围。此外,学生也应该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不要过分追求成绩和名利,而是注重全面发展和个性发挥。只有多方共同努力,才能缓解教育“内卷”问题。

为了应对人口变化,教育部门需要提前进行规划和布局。

据南都记者报道,杭州市教育局基础教育处副处长屠晓丹表示,地方教育部门通常使用两种方法来预测新生数量。第一种方法是通过公安部门获取适龄入学人口数量,第二种方法是调查幼儿园大班在读人数。在今年小学入学情况方面,这两种方法预测的数据都非常准确,误差不到5000人。

教育研究机构可以利用人口模型为教育部门提供决策参考。佘宇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他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人口迭代模型,他们预测全国小学阶段(6-11岁)人口峰值将在2023年出现,初中阶段(12-14岁)则在2026年出现。此外,城镇小学阶段人口峰值将在2023年出现并逐渐下降,而乡村小学阶段人口峰值则从2021年开始下降。佘宇表示,这些预测结果与今年的实际情况基本相符。

然而,佘宇指出,入学人口的增加并不仅仅受到人口出生率的影响,人口的迁移流动和城镇化进程也会对学龄人口产生影响。因此,今年一些小学出现的入学高峰,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屠晓丹认为,尽管小学入学人数可能会减少,但小学在校人数仍然很多,因此不会像今年的幼儿园一样出现招生困难的情况。然而,由于杭州是一个人口流入地,入学人数还会受到人口流动和户籍政策等因素的显著影响,因此更长期的学龄人口的预估仍然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他强调,我们应该更加关注未来6年、9年和12年,因为今年入学的学生将面临小升初、中考和高考。如果相应的中学和高中学位没有相应增加,这些孩子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因此,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我们需要增加优质初高中学位的供给。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田祖荫在8月底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教育部将在未来推进高起点新建和改扩建一批优质普通高中,以增加学位供给,扩大优质普通高中教育资源总量。

佘宇认为,随着乡村教育规模的变化,撤并村小应该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来决定。在交通不便利的山区,小规模学校仍然有存在的必要。

据多位教育研究者指出,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随着整体学龄人口的减少,义务教育学校将更有可能实现小班化、个性化教育。此外,还可以考虑将学前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纳入免费范围,将义务教育年限延长至12年或15年。

佘宇认为,尽管有人认为减少学生人数可以缓解教育“内卷”,但如果不改变教育评价、考试招生制度等“指挥棒”,“内卷”仍然难以避免。他指出,要营造更好的教育生态,最重要的是让优质教育资源实现均衡发展,扩大优质资源的共享和覆盖范围。此外,教育评价改革也至关重要,这是最根本的事情。

创作:来自北京的南都记者宋凌燕报道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54597176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m13.com/7312.html